93岁高龄的父亲几次下病危通知书,去年就打算回国,老是想等一下疫情有点缓和再说,但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到美国的疫苗都可以打了,也没看到什么缓和的情况。

最近中国驻各国使领馆都删除了暂时停止持有居留许可当地外国人入境的公告, 在目前疫情如心电图一样,令部分急需回国的海外朋友,特别是公民的华人朋友心如刀绞。 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明确发布公告说持有三类居留可以直接双测,不需要预审;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也说会跟进这个政策;之前需要预审的通知也从中国驻纽约,底特律总领馆网站上删除。因此我们认为现在外国人入境政策略有进步,回到了2020年9月的水平:

持有外交,公务,礼遇,C字签证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外国人永久居留证》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2020年3月28日以后颁发的签证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有效的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如果没有上述证件,那么需要从新办理中国签证。
目前驻美使领馆:

对于工作类签证一般需要省级外办出具的PU Letter;
对于人道主义签证则需要三代内直系亲属的病危病故通知书,(外)祖父母算一代,父母算二代,(外)孙辈算三代;
对于外籍未成年子女(不持有旅行证),如果父母双方都是中国公民,一般说明情况后也可以拿到团聚签证;
对于外籍未成年子女(不持有旅行证),如果父母只有一方是中国公民,则拿到团聚类签证比较困难;
如果接种过国产疫苗,那么可以按照疫情前标准办理团聚类Q2签证,工作类Z签证,商务类M签证。也有去阿联酋等地接种中国疫苗后顺利拿到团聚类和工作类签证的DP。
驻加拿大使领馆基本上和驻美使领馆标准一致,但是驻温哥华总领馆标准明显比别的驻加使领馆要严格:

对于工作类签证一般只按照PU Letter名字发放,不给随行未成年子女签证;
对于人道主义签证一般只发给二代,也就是祖父母病危病故只发给外籍子女,不发给外籍孙辈;
对于外籍未成年子女(不持有旅行证),哪怕父母双方都是中国公民,也拿不到团聚签证。

  1. 外籍人士赴华的两份公告
    随着中国驻美使馆发表《关于“非必要、非紧急、不旅行”这件事,我们要对您说更多心里话》以及这些天大量持旅游签证和美国绿卡的乘客无法搭乘DL289和AA127时无法获得绿码回国,新闻中许多外籍人士也来到机场,部分人拿到了绿色的HDC码,许多读者对哪些外国人能入境中国不是很理解甚至有很多误解,本文解释一下疫情下外籍人士入境中国的政策。

首先,我们要认真解读两份公告,第一份是外交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于2020年3月26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关于暂时停止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的公告》(以下简称3-26公告),第二份是外交部和国家移民管理局于2020年9月23日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国家移民管理局关于允许持三类有效居留许可外国人入境的公告》(以下简称9-23公告)。

3-26公告除了告诉我们一般外籍人士从2020年3月28日开始禁止入境中国以外,还告诉我们两个重要的信息:

外交、公务、礼遇、C字签证入境不受影响
持2020年3月28日以后颁发签证的外籍人士入境不受影响。
9-23公告并不是废除了3-26公告,而是对3-26公告的一个重要补充:

允许持有效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的外国人入境。
持有的上述许可于2020年3月28日后过期的,可以重新办理对应中国签证入境。
搞明白了这些,我们就指定哪些外籍人士可以赴华了:

持有外交,公务,礼遇,C字签证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2020年3月28日以后颁发的签证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有效的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的外籍人士可以入境。
持有2020年3月28日以后过期的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的外籍人士可以重新办理签证入境。

  1. 部分例外国家
    中国驻英国大使馆于2020年11月4日发布《关于暂时停止持有效中国签证、居留许可的在英人员入境的通知》。不久,包括中国驻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俄罗斯、菲律宾、印度、乌克兰和孟加拉国等国大使馆都发布了公告,大意为:

所在这些国家的外籍人士需要持2020年11月3日后签发的签证才能入境中国。
所在这些国家的外籍人士持有中国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和团聚类居留许可不被允许入境中国。
注意这些国家的外籍人士3月28日到11月2日之间的签证并没有失去效力,只是当地使领馆不允许这些外籍人士直接赴华,他们不会拿到健康申明书(后来改为HDC码)。换句话说,这些国家的外籍人士如果持有上述三种居留或者3月28日到11月2日之间的签证,可以通过入境别的国家(比如美国)从而赴华。

  1. 常见问题问答
    以下用Q&A的方式来回答一下大家常见的一些问题,部分问题参考了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的外国人赴华问题问答:

Q:我持有疫情前颁发的十年中国签证,是否可以入境?

A:不可以。

Q:不受影响的外交,公务,礼遇和C字签证分别是什么?

外交、公务签证发给持外交、公务护照或联合国红皮、蓝皮通行证临时因公赴华或过境的政府官员、外交官、领事官及其随行配偶和未成年子女。
礼遇签证发给因私赴华旅游、探亲或过境的上述人员。
C字签证为执行乘务、航空、航运任务的国际列车乘务员、国际航空器机组人员、国际航行船舶的船员及船员随行家属和从事国际道路运输的汽车驾驶员。
Q:港澳台同胞以及持有有效中国旅行证的孩子受这些禁令影响吗?

A:港澳同胞持”回乡证“(全称《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台湾同胞持”台胞证“(全称《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持有效《中国旅行证》的旅客都可以正常入境中国。

Q:什么是外国人居留许可?  

A:外国人居留许可是国内公安机关签发给符合条件需在华长期(居留期超过180天)外国人的一种居留证件。在居留许可有效期内,持有人可凭许可在华居留并多次出入境中国。外国人居留许可一般分为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团聚类、学习类、记者类等几种。目前只开放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团聚类赴华。

Q:外国人居留许可和签证的区别是什么?

A:一般需要长居中国的外国人凭借签证赴华,到了中国以后凭借签证到当地的公安机关获得居留许可。对于学生签证和学习类居留许可来说,我们可以把学生签证理解为美国的F1签证(中国叫X1签证)或者加拿大的Study Visa,学习类居留许可理解为美国的I20或者加拿大的Study Permit。不过和美国不一样的是,中国的居留许可既有居留功能也有入境功能,也就是说,当一个学生持X1签证首次入境中国以后拿到学习类居留许可,理论上之后离境中国后,可以凭有效的学习类居留许可直接入境中国,不需要重新申请学生签证;而美国显然是不可以用I20直接入境的。

Q:公告中允许赴华的三种居留许可分别是什么?

A:

工作类居留许可,发给在中国境内工作的人员;  
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发给入境长期探亲的因工作、学习等事由在中国境内居留的外国人的配偶、父母、未满18周岁的子女、配偶的父母,以及因其他私人事务需要在中国境内居留的人员;  
团聚类居留许可,发给因家庭团聚需要在中国境内居留的中国公民的家庭成员和具有中国永久居留资格的外国人的家庭成员,以及因寄养等原因需要在中国境内居留的人员。  
Q:如果我的居留许可在3月28日之后过期,还可以赴华吗?

A:可以。但是需要重新申请对应的签证(比较简单)。工作类需要申请Z字签证,私人事务类需要申请S1签证,团聚类需要申请Q1签证。

Q:如果我的居留许可在3月28日前以及过期,还可以赴华吗?

A:不可以,需要重新申请签证。也就是需要从头申请商务或者人道主义等签证(比较困难),不能简单的申请对应的Z,S1或者Q1签证。

Q:如果我的居留许可依然有效,还可以赴华吗?

A:可以。当然需要和中国公民一样遵守防疫措施,出发地双测拿到阴性报告后申请HDC码(类似微信健康码)。

  1. 总结
    总结一下,目前外籍人士赴华的政策如下:

疫情前颁发的普通的十年签证暂时失去效力。
外交,公务,礼遇和C字签证赴华不受影响。
全球大部分国家的外籍人士可以凭3月28日以后的签证赴华。
全球大部分国家的外籍人士如果有有效的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团聚类居留许可可以直接赴华。
全球大部分国家的外籍人士如果持有3月28日后过期的工作类、私人事务类、团聚类居留许可,可以申请对应签证赴华。
少部分国家的外籍人士(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俄罗斯、菲律宾、印度、乌克兰和孟加拉国等)需要持11月3日以后的签证赴华,他们也无法凭上述三类居留赴华,当然理论上持有居留许可的他们可以去别的国家等地“洗白”赴华。
当然,是否能赴华还要看当地使领馆是否发放HDC健康绿码,比如最近的DL289和AA127,中国驻美使馆就几乎不对外籍人士发放HDC绿码。

回国更难了

回国千万难!提前7天到出发地进行检测

   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离境赴华人员健康码申请最新安排!回国的核酸检测变得难上加难!不光登机前要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而且要提前7天到出发地进行核酸检测并开始自我健康管理!而且,接种灭活疫苗(国药或科兴)的人员,出发前两天要到2家不同的检测机构核酸检测!也就是说接种灭活疫苗的人回中国,一共要接受三次核酸检测!

   中国驻美使馆新规出炉,希望尽量降低回国旅客的感染风险。让旅客提前7天到目的地检测,以减少美国国内航段感染的风险。

最新规定概要如下:

新规自2022年1月13日(含)起开始实施。

在起飞前7天:乘客需要提前7天到达目的地并在指定机构进行首次核酸检测,并在*起飞地*开始为期7天的自我健康监测。

在起飞前48小时(2天)内:

-完整接种灭活疫苗(国药或科兴)的人员,需在起飞地*两家*不同的指定机构进行核酸检测。

-完整接种非灭活疫苗(辉瑞、莫德纳、强生)的人员,需在起飞地进行核酸,S蛋白IgM,N蛋白IgM检测。

-未接种或未完整接种的人员,请按照完整接种非灭活疫苗人员规定进行检测。

-如果已经完整接种灭活疫苗人员,如果又接种了非灭活疫苗,请按照完整接种灭活疫苗人员规定进行检测。

我7月20号的回美班机被取消了,心又一次被提到空中。

从5月13号回中国探亲,我一直盯着回程的飞机航班看,我的心脏已经几起几落,形同过山车一样。

现在这一次,但愿是最后一次了。

美国的朋友们也一直问我是如何穿越“封锁线”回中国的,在中国的境遇如何?!

他们中有人让我写下来,供后来的人参考。

我说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我的经历真的只能做参考。

我3月份打了两针疫苗后,就开始申请回国。先是发现自己的美国护照的有效期不足六个月了,要赶快申请新护照,同时跟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发邮件问我的这种情况如何申请回国,来来回回的email多次,终于在四个星期左右拿到护照的时候,也得到了中领馆回复可以按流程申请回国的签证。

原来拥有10年多次往返的签证已经不再承认,要重新申请探亲签证,每次都告诫你非必要不旅行。

我父亲的医院证明,病危通知单以及主治医生的联络方式,开病危通知单单位的大红章等等,这些都要一次一次发邮件给领馆审核。

好在领馆一般都会在48小时内给你回复,虽然回复的内容都是统一格式,但是email的红字部分就是你需要补充的内容,一直到最后,回复的邮件没有红字,就表示你可以按他们发的链接进行网上申请了。

网上申请结束以后,还要把申请表按指示的标准打印,把护照原件和签字的申请表原件特快专递发给领馆。

我的第一个特快专递发过去后,领馆电话通知我打印的格式不对,没有把边缘的条形码每一页都打印出来,要再印出来重新寄过去。

我就必须重新上网,再从零开始填表,网上递交和打印,然后把所有文件一起再次快递。

24小时不到,对方又打电话来,我自己把出生年月日填错了,一天之差,还要重来。

第三次就不敢马虎,小心翼翼地填和核对,最后成功了。

我拿到签证就已经是5月份了。

我查看机票从洛杉矶回国已经天价,时间也已经排到6月22号以后了。

于是,赶快各种圈中询问和打听,迅速下了一个从达拉斯飞上海的不到3000美金的单程机票,5/10飞达拉斯,下飞机检测核酸,预备5/13飞上海。

结果,我对拿到核酸检测结果后对如何拿到绿码的程序研究不够,自以为是的觉得核酸合格,上飞机就应该没有问题。

结果可想而知,我在达拉斯机场拿着所有的合格文件,就是上不了飞机,因为我是拿的美国护照,不能从微信小程序上登陆;而从另一个外国人登陆的网站,我无论如何都登不上去,就拿不到绿码。

我眼睁睁地看着飞机飞走。

达拉斯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应该是见的多了,任凭我眼泪横流,还是面无表情地拒绝,告诉我不要再闹,要不然机场保安会来请我离开。

这种待遇,是我在美国23年来第一次遇到,那些地面工作人员都是华人,我虽然知道他们是公事公办,心里还是觉得比被异族人冷漠对待更加寒心。

5月17号,我终于弄清了程序,重新做了核酸以及S蛋白的检测,上传文件拿到一个会转的绿码,和满满一飞机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一起上了飞机。

飞机途径韩国首都首尔落地,飞机的工作人员下飞机,乘客留在飞机上,大约停留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飞机继续航行到上海。

上海的入境机场已经改造成全封闭的防疫通道。

我们被全副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带领走各自通道,去接受核酸检测。

我在机场被捅鼻子和捅嗓子的痛苦指数非常高,原因一是我比较敏感,还有就是感觉(也许是)对方对美国护照的另眼看待,其他人都是中国护照,我的护照上的名字还被对方调侃了一番,接着就是真的她捅我退,我的喉咙被捅的几乎窒息,折腾了大约10分钟,她终于完成程序。

我的眼泪和屈辱也到了极限。

后面的14天,我表面过得平静如水,内心心急如焚。以后漫长的近7个小时的行程,就是走走停停,等等走走,一直到晚上,精疲力尽的我们才被大巴带到隔离酒店。

一日三餐送到门口,隔一天来一个测量体温的,隔离期间两次来人测核酸,都是全副武装(白色防护服),无法看见五官,对话简单明了,如同面对同一个星球上的不同种类的生命一般。

接下来的解除隔离,就如同出狱,我离开酒店,才第一次呼吸到上海自由的空气,但是我的行程必须是在12小时内离开上海,否则就要按上海本地+7天隔离的类型计算,继续被监督隔离。

我到了机场直飞兰州。

解除隔离的证明,上海本地绿码和出行码都要申请,手续完备后告诉我可以登机,但是要坐最后三排,没有选择座位的自由,我马上答应。

能回家就好,飞机最后三排就我一个人。

我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坐。

我也非常自律,全程远离每一个人,尽量少麻烦乘务员,悄悄地飞回兰州。

到兰州出机场的时候,我的美国护照无法刷脸出机场安检,被工作人员带到机场一个角落,又见到全副武装的卫健委人员,各种审核后,拿出一个承诺书让我签字,表示自己在回到目的地以后立刻向小区和卫健委报告,自愿隔离7天和进行当地核酸检测。

签字后要按手印,我一一照做,就为了能回到家了。

汽车到家已经是凌晨2点,我下车后上楼叫醒老妈开门,然后疲惫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打电话到卫健委和社区,他们一阵慌乱,9点不到,120救护车开到我家楼下,让我带上所有行李上车。

我又见到全副武装的白色防护服,带我到指定地点入住,测核酸,这次还算迅速,晚上6点之前阴性的核酸结果出来,我又被解除隔离,转为居家隔离。

回家了。

接下来,7天每天两次向卫健委和社区汇报体温。社区多次打电话提醒我不要接待来访人员,大概有一次一个社区工作人员来访,看到我妹妹来看我,马上就警告我隔离期间不能外出,也不能有访客。

7天的温度测量结束,卫健委的两位全副防护服的工作人员上门测量核酸。一天后告诉我解除隔离,我基本上就走完了回家的程序。

7月份,我计划回美国,回国前带我母亲去兰州看病。

先是各种的酒店都明确表示疫情期间不接待外宾,尤其不接待持有外国护照的人。

我只好躲躲藏藏地找民宿短租公寓,用老妈的名字入住。

天网恢恢,还是逃不过“防疫”法眼。

我陪老妈住院的第一晚,护士过来量体温,我的体温出现37.5度的温度,接着又发现我没有身份证,整个医院如临大敌,我马上又被隔离,从老妈的病房被搬到临时隔离病房。

每隔30分钟护士就来一次测量体温。

我几乎一夜无眠。

第二天医院专车送我去专科医院做X光胸片,抽血测抗体。

下午结果出来阴性,(IgG抗体阳性,因为打过疫苗). 医生表示还是不能解除隔离,因为我的体温还是在37度到37.5度之间游走,我抱怨说医院太热,他们拿来风扇对着我吹,总之折腾了很久,直到我的体温恢复到37度以下稳定,才宣布解除隔离,我就飞奔回到民宿,赶快隐藏起来了。

还好接下来的几天我温度没有再给我惹麻烦,只是听医生说我隔离那天,整个医院都被关闭,医生护士都被挡在医院门外,除已经入院的病人留在病房内,都没有接收新病人入院。当时,给病人的解释是发现一个病人体温有点高,医院为了大家的健康的缘故特别停止各种业务一天。

我自己感到抱歉引起这样的骚乱,好在就耽误了他们一天营业,其实真的就是因为我来自美国,体温过高这种消息就让人恐惧。

我可以理解,但也感觉窒息,觉得需要尽快逃离,回到和我一样“死”都不怕的美国人群里躲着安全和安心。

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71pC69I3lzL._AC_SL1500_.jpg
pple MacBook Pro
16 英寸、16GB 内存
512GB 存储空间、2.6GHz 英特尔酷睿 i7
默认图片
abc小助手
文章: 325

留下评论